>

本身的片段感想,拍不成牛逼电影难道仅仅是因

- 编辑:足球胜平负 -

本身的片段感想,拍不成牛逼电影难道仅仅是因

我是第一次看到这个电影,而且是一次看完这个电影。
我在这个电影中看到了电影中塑造的人性,或者说我自己心中已经塑造的世界观。
我相信一切皆有可能,因为相信的力量能让这一切慢慢变成事实。
电影中我看到了主人公被多个领域的质疑、提问和中间穿插着一些主人公的叙述。
由此,我心中有点感慨。
第一,关于人性:人们只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
第二,关于佛教:人人都能成佛作祖,这是佛祖曾经说的。
第三,关于东方药理:它神奇了。
第四,关于星空:星空啊!你他XX的太伟大了,只要一提到你,就会让电影增加深度。
第五,关于电影结尾,与我心中的结尾有点差距。我心中的结尾,只要到主人公说这是一个故事就能结尾了。

《辩护人》是我去年非常期待的一部韩国电影,影片的历史题材让我感兴趣,而更主要的是,主演是宋康昊,看这位饼脸大叔的表演,绝对是一种享受。看这部影片之前我就了解过背景,它大概是根据韩国已故前总统卢武铉年轻时的经历改编的。讲主人公怎样从一个唯利是图的律师转变成为一个为民请命的斗士。选对了题材是这部影片成功的基础,背景具有历史意义,主人公的原型又富有争议,是个吸引人的好题材。但如何把一个好题材讲好,就是编导演的水平了。

    我们愿意把一些反映时代变迁以及时代中人物命运起伏的电影称作史诗电影,当然如何衡量一部电影是史诗没有什么标准,场面大,时间跨度长,人物众多……我想这些只能算作构成史诗电影的元素,最终的评判恐怕还在影迷心中,当你看完一部电影,长叹一声,经典啊,史诗啊,得,这就是你的史诗电影了。在我心中,《辩护人》算史诗电影。虽然没有大的场面,但却有大的气场。天子一怒,血能漂橹,这是大的气场;匹夫一怒,血溅百步,这气场同样强大。

    你能把气场表达出来,即便是讲述匹夫的故事,也是史诗;否则,即使你在描述家国天下,可能也只收获一个大而无当。比如张艺谋的《英雄》,中心思想就是“天下”两个字,但里面的人物,实在是太没有说服力了,观众怎么可能相信刺客们的信仰,秦王的信仰就轻易被“天下”两个字就改变了?如果写两个字,做一番演讲就能改变一个人的价值观(这改变还不一定对),那这世界上的恐怖分子早就被教育改造好了。还有宁浩那部《黄金大劫案》,一个小痞子转变成革命志士的过程也太过简单粗暴。如果人物性格的变化无法让人信服,则整部电影也就失去了人性宣讲的力量。

    《辩护人》就是一部描述匹夫成长的电影,也可能,从高的标准来看,电影的表达还不够克制,但对于主人公人性的刻画,尤其是他心路历程的转变,非常有逻辑,有说服力。即便抛开题材不谈,这个塑造人物的水平,就值得我们的导演学学。很多人认为,我们拍不成这样的电影是环境不允许,这观点我不同意。我自然也不同意张国立老师的观点,我觉得我们拍不出《纸牌屋》,不是环境问题,是能力问题,不信咱们试试弄一部不犯忌讳的《来自星星的你》出来?这两部片子背后,是极为成熟的电视剧工业。不排除我们的哪位编剧导演小宇宙爆发搞出来《潜伏》《走向共和》这类的神来之笔,但像美国、韩国那样批量生产水准均衡的电视剧,我们还不行。

    还是来谈谈这部影片是如何塑造人物的。我始终相信人的本性难移,一个人的价值观发生重大改变的背后,无论是变好还是变坏,都是因为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只不过之前限于环境、知识等等外在因素,他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影片的主人公宋佑硕一开始表现出一种唯利是图,甚至为了赚钱在打法律的擦边球。他的这种行为根本不为律师圈所容。影片的前半个小时,都在讲述他所生活的环境,高压的,贫困的,这是他唯利是图的原因,他希望在这样的空间中能够独善其身。这段描写也刻画了他的性格,比如自尊心强,比如顽强,比如灵活,这些都是他后来法庭表现的筹码。但如果这些性格特征放在一个坏人身上,那他也不可能成为后来的那个人。于是影片里安排了这样一个小细节——练习帆船。

    宋佑硕尊敬的一位律师前辈想要选择一个律师,但宋佑硕显然不是他的选择,在他眼里,宋佑硕是个贪图富贵享乐的人,道不同不相为谋。一个证据就是他听说宋佑硕买了一艘游艇。当他不得不去找宋佑硕的时候,他发现那是一艘帆船。宋佑硕购买和练习帆船的目的,是想要参加奥运会,为国争光。这个表达很明显,这是一个希望为国家做点什么的人,只是还没有找到路径。这样一个有利他想法的人,为什么会面对社会不公视而不见呢?他和记者同学在酒馆里的冲突告诉我们,这不是立场问题,是认识问题。

    我觉得影片最好的人物设计,就是设计了小酒馆母子这两个形象。我们无法知道当年卢武铉内心转变的动机。但是电影里给了宋佑硕一个动机:一对可以说于他有恩、堪比亲人的母子,被冤枉了,求助无门。所以,一开始让他卷入这件事并且最终转变的不是理念,而是情感。情感永远比理论更容易说服一个人,被说服的不仅仅是主人公,也包括观众。这之后就顺理成章了,他辩护的过程就是他成长的过程,情感渐渐的和理念交织在一起,而他的性格特征也开始发挥作用,到了这时候,他独善其身的价值观开始转变成兼济天下,而最重要的是,他原本就是一个这样的人。

    影片不仅仅塑造了宋佑硕一个生动的角色,在很多主要配角身上,我们都看到了观念的表达。比如他那个敢怒而不敢言的记者同学,就分明让人想起那就著名的格言:好人不说话,坏人就得逞。再比如那个助纣为虐的警察,他绝对认为自己的行为是正确的,是为了国家的利益,他身上显示着汉娜阿伦特所说的“平庸的恶”。这些人物,着墨不多,却同样鲜明。

    釜山的那些律师们,从最初的鄙视到最后的敬重,其实价值观是始终如一的。当所有这一切堆积起来,到了影片的最后,当99个律师出现在法庭联名要求为宋佑硕辩护的时候,这个逻辑就变得非常通达,情感也就来的极为充沛。就好像《死亡诗社》的结尾,让你泪流满面的不是那个结尾,而是整部电影蓄积的力量。如果设计出这样一个煽情的结尾还不能让观众动容的话,那肯定是电影前面出了问题。

    编剧芦苇特别推崇《末代皇帝》,因为这部电影是从人性的角度去表达历史,而我们的电影,却老是从意识形态的角度去表达历史。搞不清人性正常的情感需求和行为逻辑,塑造出来的人物又怎么能像一个活生生的人呢?这样的假人又怎么能感动观众呢?就像我热爱的《唐顿庄园》,人家牛逼的地方不在制作精良,而在人性丰满,价值观正确。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大卫·独处尼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关于娱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本身的片段感想,拍不成牛逼电影难道仅仅是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