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大家不再遵循于温情主义时

- 编辑:足球胜平负 -

当大家不再遵循于温情主义时

《釜山行》讲的是一个病毒扩散的故事 父亲带女儿去前妻家过生日 父女赶往釜山 如果只是着眼于病毒 和感官刺激本身 这部电影 就失去了它本身的意义和导演所想要寄托在其中的 通过影片所承载的厚重情怀了 这部电影其实并不完全是纯粹的批判在 而是一种包含人性的复杂思考 一部成功的文艺作品是饱含争议的 一个成功的文学作品所要做的 不是仅仅给你一个 看似三观正的答案 和对一件事情的判断 如果真是这样 它就变成了一种说教 就失去了文学所应有的 关于人性的思考 所谓关于人性的思考 就是通过一个切入点 对事件进行描述 让人们自己去判断 而不是简单粗暴的下一个论断 这样的文学才是自由的活的 反对于教条化和专断化独断性 对于中国主流电影是需要学习和借鉴的 鉴赏它是为了提供更多思考 而不是让你变窄
                                      <一>利己主义个人主义与利他主义
       电影的主人公是一个极端自私的人 职业的影响和社会的同化导致了男主的一种利己主义和个人主义 在这个个人主义盛行利己主义当道的社会 主人公映射的是人们心中的个人主义 而小女孩另一种存在的象征 小女孩代表的 更多的是关于对他人的一种观怀 在这部电影中 人物被象征化了 以男主和长途车常务为代表的个人主义和以小女孩孕妇的丈夫为代表的利他主义 形成了一种尖锐的对立 和荒谬的存在 先说那个常务做出了三个举动 当僵尸扑来的时候推周围的女生去承受 常务牺牲明明可以逃脱却冒险救他的列车长的命来获得暂时的生存 还有就是为保全自己绝对的安全企图用舆论的压力和大众的施压以群体主流人群的依托和后盾对其他人进行隔离和抛弃 这无不体现了以常务为代表的小集团内部的本阶级优越感 对他人的不负责任和强烈的个人主义 总而言之 常务的自私行为归根到底是阶级优越感的存在促使的 这种阶级优越感是深入骨髓的从他对列车长的命令就可以看清楚 而他正是利用了公众的恐慌 以保障公众利益为幌子 以保证自己利益的实现
                           <二>关于社会主流群体对于社会边缘人物的歧视和排挤
         在这部影片中 这辆列车就是一部微缩的社会 上面有各个阶级 有以老年人 孕妇 小孩 女性为代表的弱势群体 也有以孕妇丈夫 男主 为代表的强势群体 每个人在代表自己群体的情况下做出了在突发情况下作出的非理性判断 使得剧中矛盾尖锐 以列车这样一个封闭空间中的形形色色的人而成为一个社会的投影是很具有代表性的 而该影片也顾及到了关于对社会黑暗的批判和警醒 影片在探讨一个难题 社会主流人群到底应该如何对待主流群体之外的人 位于社会中央的主流人群对边沿人群的接纳能力和容忍程度 位于社会中央的主流人群到底是否应该给予边缘人群予以关怀 这是应该留给社会思考的问题 当一个社会进步到一个程度 就出现了社会的阶级分化 必然产生主流和边远人群 不被所谓主流社会接纳的人就变成了边缘人 而在电影中同男主一起的一群人的经历正是影射了边缘人的经历 历尽千辛万险 从9号车厢穿过被丧尸占据的4节车厢想进入其它幸存者所在的15号车厢 然而受到的待遇却是15号车厢的幸存者“团结”起来抵挡他们进入 这正是在影射社会现实 9号车厢象征的是边缘人的境地 而15号车厢象征的是主流人群所处的社会中央 作为边缘人群想要融入主流人群 他们穿越层层苦难 抵达社会中央 想要融入社会的主流群体 然而 得到的 却是一种来着社会主流群体的不接纳 不认同 和来着社会主流群体的抵制和歧视 而导演想要传达的就是让主流群体正视边缘人 想让主流人群去接纳边缘人 渴求一种更为广泛的自由和平等
       一个社会想要进步 依靠的不仅仅是经济 更是一种包容力和接纳能力 这种接纳能力正是我们所有待提高的 社会进步的过程就是边缘人融入社会中央的过程

这部电影就是已经被大家热议的韩国的第一部丧尸灾难电影——《釜山行》。看这部电影的时候真的是非常刺激,由于该片的主演场景多设置在火车的车厢上,所以画面上并没有美国的同类灾难电影那么恢弘,但在这样独特的故事背景及狭小画面格局中这部电影依然呈现得险象迭生、富有张力,更难能可贵的是它秉承了韩国电影一贯的社会正义感与独立精神,影片对于环境和政治问题的影射以及对人性的思考都有恰到好处的表达。 影片的开始通过守口如瓶的防疫人员、卡车司机和被车撞死后变异的死鹿就已经为后续的情节买下了及其强烈的伏笔,之后主要人物出场,男主角是某基金会主管和政府的关系密切,他要把女儿送到分居许久住在釜山的妻子那里。即将开车之际,溜进来一个已经感染僵尸病毒的人,她在车厢内发作,她先咬到了试图帮助她的女乘务员,之后这节车厢开始沦陷,未被感染的乘客开始向其他的车厢逃跑,即使没有看过电影,那种场面也可想而知,所有人开始朝一个方向逃走,逼仄的车厢内丧尸像集结的潮水一样成倍的猛增,在这种近距离看到死亡急速迫近的关头,人已经濒临恐惧与绝望极点。   然而在面对突如其来的这种灾难的时候,最最受到考验的就是人性。譬如,男主。西装革履衣着鲜亮代表着上层的精英人士,然而在他逃进安全车厢后,把一名孕妇还有她的丈夫关在了另一边的车厢里。   这名孕妇和她的丈夫--一个强悍的大叔最终还是靠自己的力量进入了这节安全的车厢,大叔生气教训男主时,男主依然不以为意,之后男主女儿在给老人让座时,他还教育女儿,“非常时期要先以自己为重。”   人在危险的情况下,总是难免先想到自己,男主的行为虽然情有可原,但是我们也没有办法没有芥蒂的承受这份真实的冷漠。同时这个片段也展露了成年人世界里的一种现实的残酷。成年人往往一直教育孩子无私,分享,不说谎话等等美德,然而孩子们会慢慢发现大人的世界不过是一个黑暗童话。   所以,当男主因为自己的特殊关系弄到特权可以和女儿独自脱逃的时候,小女孩说了下面的话——   当然人性深处并非全是那么黑暗,在男主被一名丧尸扑倒的时候,之前被他排斥的拾荒者并没有自己只顾逃命,他将一件衣服罩在了那个丧尸的身上,使得男主得以逃脱。之前在车上的那位大叔看到男主还在外面,他却并未向之前男主一样把门关上。之前的那位孕妇看到小女孩一个人,没有坐视不理,而是拽着她一起逃向安全的车厢……   影片中男主的自私还没有到令人厌恶的程度,当拾荒者因为腿脚不便从行李架上下来的时候不小心卡进了火车的座位下,面临着大群丧尸近在咫尺的情况下,这次他没有选择抛弃,而是选择去救人。   到此处,我们已经可以看到男主身上的些许转变。当一向战斗力max的大叔被咬了后的那处情节,大叔还清醒的时候,要求男主赶快离开,男主在不得不放弃这个伙伴的时候,他带着哭腔无奈的离开。男主身上的这种矛盾性存在于现实中的我们每个人的身上,人既有温情与善良也有自私邪恶,但真实的人性也绝非我说的这么简单。人性时常是辩证的,但人性也会很极端。电影里唯一的一个极端反派角色--金常务,他极度的自私,为了自己的利益甚至可以牺牲别人的性命。他在别人还有可能逃生的情况下威胁车长赶快开车;当男主一行人突破重重丧尸的阻碍,即将来到安全车厢的时候,他带头关紧车门,将老人孩子孕妇……都关在门外;他煽动车厢里的人,将这些后逃进车厢的人赶到车厢另一面的过道里;他和乘务员困在厕所,他将另一个人推出去作为右耳,而自己获得逃生机会。图片 在他的身上我看了人性中最为黑暗的部分,一种“私恶”。这种不择手段的行为触犯了大家良知的底线,随着情节的发展他地行为也一步一步更加的没有下线,让人不禁想问人性到底可以恶到什么程度。而车厢内那些其他一些人,在这种情况下已经失去理智,当金常务站出来他们便纷纷出来附庸助纣为虐。这是一种非常悲哀的情形,不仅在于所有人都失去了理性与思考,更是在于大家丧失了同情怜悯与体恤的能力。影片接近结束的时候男主终于带着女儿和孕妇攀上了开往釜山的一个火车头,而恰好被丧尸咬了的金常务也在这上面。他在变异之前说了几句独白,表示自己的所做所为都是因为有个老母亲在家等他。导演这处的设计希望表现出无论是多黑暗的人性中也还有一丝无奈与苦衷的温情,但是这却无力说服观众。在他变异之后将男主咬伤,几个回合,男主终于将他丢下火车。影片中最为感人的这一幕莫过于男主在变异之前自己跳下火车。   影片最后,孕妇和小女孩搀扶着穿越黑暗的隧道,终将抵达光明。   从整部电影中,我感受到就是当人类面临绝灭与毁亡的最终关头,人类的原罪就会袒露无遗。死亡、孤立、失格等种种恐惧将人性中的私与恶推至极端的高潮,人类文明的积习与道德的教化在逼仄的绝境中变得不堪一击。然而根据商业电影的模式,导演给出了一个温情的结局,唯二的幸存者,孕妇与女孩,象征着孕育的希望与人类的明天。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陈北侵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影视影评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当大家不再遵循于温情主义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