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问西东,假如本身早知那毕生

- 编辑:足球胜平负 -

无问西东,假如本身早知那毕生

如果提前了解了你所要面临的人生,你是否还有勇气前来?

坐在我后面的姑娘一直在抽泣,所有人在字幕上出现最后一行“谨以此片献给珍贵的你”的时候才起立离场。在我看来,这部时间线被剪辑得差强人意、跨越了1923到2012、被有些人看做清华宣传片的《无问西东》,应该是感染了大多数人的。 这部电影一直在问的,其实是同一件事:如果提前了解了你所要面对的人生,你是否还会有勇气前来?如果你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一生会遭遇什么,人心是如何的复杂和不堪,你会怎么过这一生? 这个问题的答案,也在不断给出:你或许会给人以温柔和善意,但却忘记了自己的珍贵。你要跟从你的内心,无问西东。

或许没有吧!

1923年的清华,新与旧,东与西冲撞交织。吴岭澜有着优秀的文科天赋,却因为求得学工科、做最好学生的庸碌的“踏实感”而不想转文科。校长梅贻琦和他谈,教其不要只顾得忙碌的踏实,而忽略了真实。 梅贻琦用了一段特别美丽的话来解释真实,大意是这样的:真实,是你面对自己看到的、所做的、所追求的事的时候,发自内心的愉悦和满足。 后来,岭澜见到了来华的泰戈尔,听到他关于思考人生和自我意识的演讲,看到梁思成、林徽因、梅贻琦、王国维是何等的镇定自若,而他们的风度来源于他们在少年时期思索的人生意义和无问西东的勇气。直到此时,岭澜才从“思索人生意义的羞耻感中解放出来”,真正理解了何为“真实”。

快乐来临时,总让人觉得那么短暂,似乎还没品尝到甜蜜的味道,它便流走……而挣扎在痛苦中的过程却又那么漫长、那么刻骨铭心。

十几年后,岭澜成为了西南联大的教员。他有一名学生,名叫沈光耀,成绩优异,想成为美军在昆明建立的空军学校的学员,却因为家中三代五将而遭到母亲的反对。岭澜给光耀讲了梅贻琦教给他的“真实”,这个年轻人最终走上了抗日的空军战场,不久牺牲。 光耀在空军时,经常开飞机给无家可归,无衣无食的孩子空投食物和用品,孩子们都叫他“晃晃叔叔”。在因此受到长官惩罚时,光耀说出了那句长官曾和他讲的话:“这个时代不需要完美的人,需要的是发自内心的勇敢、无畏和同情。” 光耀的这些救助,维持了一个幼小的孤儿的生命,陈鹏。

曾看到一句话,虽然出自微博语录,但竟深以为然:“这世上活得轻松的人,唯有傻子和最聪明的人”。可惜,这世上,装傻之徒多,真不解世事,不寐千愁的人少;精明的人多,聪明到可以以理性引导感性的人也少。古人也只敢说一句“慧极必伤,情深不寿“罢了。

陈鹏长大后,成了清华的学生,物理成绩优异,即将被选入原子弹研究的一员。但是,陈鹏拒绝了,因为他爱着自己的高中同学王敏佳,想要照顾她。敏佳漂亮、骄傲、鹤立鸡群,却因为一封反对师母打老师的信而被诬为勾引老师的“婊子”。怀着嫉恨的人又发现了她伪造自己和领袖合影的事,继而又挖出了她在台湾的表叔。这在六十年代的中国,都是了不得的大事。敏佳被扣上了莫须有的罪名群殴差点致死,脸上留下了一生的疤痕。而此时,敏佳和陈鹏的共同好友,也同样爱着敏佳的李想,却因为不愿放弃支边的名额而对敏佳的委屈不置一词,对于自己该负的责任也不断逃避。而救回敏佳的陈鹏只对李想说了一句话:“逝者已矣,生者如斯。对以后的人好吧。” 正是因为这句话,李想在支边的时候以命相抵救下了张果果的父母。

你相信命吗?

2012年,张果果在商界打拼,被陷害,也在用智慧抗争,以成为一个强者。他帮助了四个家境贫困婴儿,带着纠结。一方面,因为张果果与对手的竞争,他故意在生意上“失败”了,而这场失败也打破了四胞胎受到资助的希望,所以张果果出于良心给予他们帮助。另一方面,所有的一切都向张果果展示着丑恶和老谋深算,他怕自己的资助给自己带来无尽的敲诈和麻烦,对四胞胎故而时冷时热。 最终四胞胎家人的淳朴和已故的李想的故事使张果果最终选择听从自己的内心。最终他在四胞胎的床头问出了这个永恒的问题: 如果提前了解了你所要面对的人生,你是否还会有勇气前来?

曾经我很相信,现在,我突然有点不敢思考这个问题。

1932年的梅贻琦关于“真实”的论述是头,2012年张果果对四胞胎问出的话是尾。贯穿头尾的是这句话: “爱你所爱,行你所行,听从内心,无问西东。”

今天中午,我做了一个“豪赌”。我也不知道我输掉了什么,我也甚是疑惑,真的是输掉了吗?今天发生的一切,真的是我在心中的那句“戏言”吗?

说说电影中一些比较震撼的片段: 清华学堂的青年在雪地里拉小提琴。 西南联大,因为雨打在铁皮屋顶的声音过大,教授写在黑板上四个字“静坐听雨”。光耀推开窗,看见雨中跑步的体育系学生。 空袭警报拉响了,古生物系的学生抬着恐龙化石逃跑。飞机在轰炸,防空洞里在讲课,轰鸣和泰戈尔、黑格尔、文学物理化学古生物学齐飞。 老传教士教衣衫褴褛的孩子唱歌。 孩子们追着飞机,喊“晃晃”“晃晃”。 光耀的好友双胞胎兄弟给光耀母亲报告光耀的死讯,告诉伯母民族危亡,自己也要从军。母亲给两个孩子端上了冰糖莲子,两个孩子喝完后给光耀母亲重重磕头。 陈翔拉着敏佳跑遍整个清华园。 陈翔赴大漠之前给敏佳寄去了清华园的银杏,埋在银杏叶下的是雪花膏和润手油。 张果果用手指蘸颜料在四胞胎的窗户上描绘五彩的世界。 片尾,致敬那些伟大的,名流千古的人。 片尾,“谨以此片献给珍贵的你”。

如果可以提前预知我们将面临的一生,或许,我会不愿意来到这世上。但是,真能预知吗?既然已经来到这世上,你又打算怎样度过呢?

不论你会名流千古还是默默无闻,爱你所爱,行你所行,听从内心,无问西东。

迷茫混沌的一生,但是快乐地迷茫着;清醒而明晰的一生,但是苦难重重。我想,没得选……正是所有快乐的、痛苦的经历,共同凝聚成了今日的我,或是愚笨,或是清醒,由不得我选,已成事实。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待书来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电影中的四个年轻人都毕业于清华。大学,从高中的无知到开始接触广袤的世界;大学,从对人生一无所知到开始踏入自己的专属旅程。你是选择跟随世俗的大流,还是选择倾听内心的声音?

这个时代不缺少完美的人,缺的是从内心给出的真心、正义、无畏和同情。

敢于活得明白,敢于选择自己内心想要的人生的,怕是只有这些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的年轻人们。与命运相处,他们可以“恃宠而骄”,可以“任性”,可以“义无反顾”。这就是一所好的大学能够带给他们的,最珍贵的“知识”,最有价值的“成长”。

或许,我们的大学教授可以是这样的:

1920年,在考试成绩出来时,吴岭澜的英文、国文全是位列榜首,但是物理等实科全是不列。梅贻琦校长劝岭澜选择读文学,岭澜不愿意,因为最好的学生都是读实科。梅贻琦老师诚恳地问:“你读书是为了什么?”,岭澜也不知道。

在泰戈尔访问清华的演讲中,岭澜找到了自我。梅贻琦校长远远地注视着岭澜的眼睛,给予了他肯定与欣慰。

若能知道内心真实的想法,大概就已经算是一个有质感的灵魂了。选择真实的内心,真实的自我,需要勇气,更需要魄力,真正选择之后,大概,人生才开始变得意义无穷。

1940年,望族出身的沈广耀年轻,意气风发。当时中国正处于危难时期,沈广耀同一批清华学子到了西南联大。那个时候的条件十分艰苦,即使是修茅草屋的教室,学校经费依然十分紧张。在大雨磅礴的时候,雨水像石子一样击打在房顶上,教室里的老教授费力地给大家讲电子,可惜很少有人听清。后来,老教授干脆不讲了,在黑板上写下几个大字,本以为是将电子的组成写下来,就像曾经条件艰苦时的某些老师将课件悉数抄在黑板上一样,结果,是四个醒目的“静坐听雨”。看到这一幕,我真心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概,这才是一个完整的大学教育吧。不仅仅是答疑授道解惑,还有,教会学生:人生,本应该是与万物和谐相处,顺应天时。

我想,这部电影,在特殊的时期出现,注定了它将在我的人生中留下痕迹,但愿,我能真实、勇敢、无畏。

© 本文版权归作者  Pamela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足球胜平负娱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无问西东,假如本身早知那毕生